您所在的位置:服務貿易 > 多邊

非洲大陸自由貿易區協定生效使非洲邁向單一市場WTO&RTA中心

作者:    鐘綉婷

非洲大陸自由貿易區(African Continental Free Trade Area, AfCFTA)於2018年3月21日在盧旺達簽署。據規定,協議生效需要22個國家之批准,在2019年4月2日,甘比亞成為批准AfCFTA協定的第22個國家,該協定因此符合了生效門檻,為整個非洲經濟整合的夢想邁出一大步。AfCFTA能在短暫時間內生效,顯示非洲大陸對推動自由貿易表達善意之立場。

AfCFTA旨在整合總人口超過10億,國內生產毛額(Gross Domestic Product, GDP)超過3.4兆美元之54個非洲國家,由於非洲的經濟整合尚在起步階段,對於AfCFTA協定中規範的機構和程序,以及存在爭議並有待進一步談判的競爭、智慧財產權和投資保護條款方面,尚有諸多工作待完成。因此,在發展過程中,無疑需要大量時間、資源和締約國的強烈意願,最終目標仍希望能提升非洲內部之貿易。

AfCFTA協定包括總體協定、貨物貿易議定書、服務貿易議定書、爭端解決規則與程序議定書四部分。第一、總體協定:規範AfCFTA體制架構,AfCFTA由4個機構管理,即:(1)總理事會(擁有解釋AfCFTA協定之專屬權力);(2)部長理事會(負責有效地實施和執行AfCFTA協定);(3)資深貿易官員委員會(由負責監督AfCFTA的常任官員組成);(4)秘書處(其作用和職責留待部長理事會確定)。第二、貨品貿易議定書:規範締約國一般義務,包括:(1)最惠國原則(避免締約國歧視其他締約國之貨物);(2)國民待遇原則(避免當事國歧視本國製貨物和進口貨物);(3)降低/取消進口關稅(此仍留待談判);(4)取消數量限制(例如進口禁令/限制);或(5)貿易救濟措施(即反傾銷、反補貼和防衛措施)。第三、服務貿易議定書:規範締約國義務,包含:(1)相互承認國內標準/條件;(2)影響服務貿易之國內規章定義;(3)獨占及排他性服務;或(4)特定承諾(留待談判)。第四、爭端解決規則與程序議定書:類似WTO爭端解決機制之規範,包括:(1)爭端解決機構(設立小組和上訴機構、通過小組和上訴機構報告、授權暫停依AfCFTA協定下所為之減讓及其他義務);(2)爭端解決小組(負責處理初審);(3)上訴機構(負責處理小組裁決之上訴)。

該協定係整個非洲自由貿易發展的基礎,現行上已依協定相關規定設立管理機構,體現一般原則,並提供締約國提起爭訟和執行之機會,下一步後續談判將有待制定更具體的貿易規則,處理競爭和智慧財產權等棘手議題,討論投資者權利保護條款,目前進展說明如下:

首先,談判代表需要就AfCFTA協定的三個關鍵議題取得共識,包含:(1)市場開放條件(如進口關稅承諾)預計將於2020年1月完成;目前各方已經同意開放97%關稅稅目,占AfCFTA內至少90%貿易額。(2)原產地規則(載明貨物根據AfCFTA協定可以從優惠市場開放中獲益的條件)預計將於2019年6月完成。(3)服務貿易特定承諾(列出締約國願意開放的服務部門)預計將於2020年1月完成。

其次,智慧財產權、競爭政策和投資相關規則係另一個關注重點,非洲聯盟(African Union, AU)部長已同意在2020年6月前完成談判。有關投資保護之討論,包括投資者與國家間爭端解決條款,將於第二階段談判中進行。此條款特別受到關注,乃因非洲國家或投資者的利益難以確定,經常會適用投資仲裁決定,不利於吸引更多的投資。近期有些投資條約在投資者和國家責任間尋求更多的平衡;非洲於此方面,經常被視為處於領先地位。以非洲區域條約中部分條款為例,如東南非共同市場條約(COMESA Treaty)、泛非投資法(Pan African Investment Code)及近期一些非洲內部雙邊條約。

AfCFTA投資議定書可以維持此種平衡關係,以表明非洲聯盟內部已將泛非投資法等此類條款作為關鍵指導文本,旨在打造穩定的法律和經濟環境以鼓勵投資,同時反映締約國對廣泛投資者和投資保護之重視,例如可以採取對投資者加諸實體義務或肯定各國在特定領域進行監管的權利。然由於投資者在現階段是否適用傳統意義上的國際仲裁仍不明確,如何適用均可能對此類爭訟權利造成限制。此外,以仲裁進行爭端解決的做法,在非洲大陸持續增加,AfCFTA投資議定書是否會傾向指定非洲爭端解決機構而非傳統的國際機構,該等問題均有待談判來解決。

【由鐘綉婷報導,取材自bilaterals.org,2019年4月12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