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服務貿易 > 多邊

NAFTA將於2018年1月展開最新一輪談判WTO & RTA中心

作者:    彭文君

《北美自由貿易協定》(North America Free Trade Area, NAFTA)於今(2017)年12月15日結束其於華盛頓舉行之會議,然成果未盡人意。儘管三國官員在日前就電信與電子商務方面有所進展,但10月以來並未就此議題達成最終文本;而此次會議僅完成2個章節,與預期應完成30個章節的進度相比大幅落後。目前三國談判已觸及最棘手的議題,如NAFTA對區域汽車自製率之要求,以及投資人對地主國爭端解決制度(Investor-state dispute settlement, ISDS)等。

汽車與其零組件係NAFTA談判過程中非常具爭議的部分。商務部長羅斯(Wilbur Ross)在今年9月曾提到美國與NAFTA夥伴之間的貿易逆差問題,幾乎都在於汽車與其零組件;至於ISDS部分,美國曾就此議題提出草案,但加拿大與墨西哥皆認為該草案內容不可行而未給予回應。美國談判代表表示三國之間就核心議題缺乏交流而深感遺憾;對此,美國談判代表萊泰澤(Robert Lighthizer)則明確表示,美國期望NAFTA能達到重整北美大陸貿易平衡之效果,並希望加拿大與墨西哥能認真看待此目標。

事實上,NAFTA過去兩回合談判皆因為缺乏政治參與而無法在主要議題取得重大突破。因此,2018年1月23~28日將於蒙特婁舉行之新談判回合,NAFTA國家承諾將由各國部長出席,直接參與各項談判議題之討論。整體而言,NAFTA重啟談判的腳步在今年8月份趨於緩慢,且美國總統川普祭出的邊緣政策(brinkmanship),致使外界各方紛紛猜測美國是否會一舉退出NAFTA。為此,美國貿易律師與經濟學家正針對國會是否有權阻止總統對加拿大與墨西哥提高關稅一事進行辯論。彼得森國際經濟研究所(Peterson Institute for International Economics)高級研究員福洛因(Caroline Freund)則認為,川普確實可以表示退出,但關稅優惠並不會因此受到影響。不僅如此,共和黨議員考寧(John Cornyn)與克魯茲(Ted Cruz)亦對川普提出警告,要求其不得任意退出NAFTA。但另一方面,亦有其他國會議員不斷敦促川普堅守承諾締結有利美國工人的協定,如參議員桑德斯(Bernie Sanders)。

迪克森律師事務所(Dickinson Wright)專門從事加拿大與美國問題的律師烏佐(Daniel D. Ujczo)表示,談判代表已針對協定架構與現代化章節取得部分進展,推測能在2018年完成70%的文本,故下個月在蒙特婁的談判至關重要。來自產業界不具名人士則指出,如果美國堅持5年落日條款終止NAFTA,將難與加墨二國達成共識,除非三國同意延續NFATA並重寫汽車原產地規則。

由於2018年將舉行墨西哥總統大選與美國國會選舉,NAFTA談判若無法在此前取得一定成果,選後恐生更多變數;且川普強調若新協定不利於美國,美國將會退出該協定,因此NAFTA是否能有所進展,下個月的蒙特婁回合將會是決定談判成功與否的關鍵。

【由彭文君報導,取材自International Trade Daily,2017年12月15、18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