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服務貿易 > 國際產業訊息

中國大陸寄望消費持續回暖助力穩成長台灣經貿網

文/上海代表處駐南京聯絡點


隨著一季度宏觀經濟資料陸續發佈,長期秉承穩定成長表現的消費也因此獲得了「壓艙石」的美譽。

 

近日,有報導指出,中國大陸有關部門或將陸續頒布一系列鼓勵重點領域消費的政策措施,進一步加強推動汽車、家電、消費電子產品更新消費政策;促使企業增加高品質之產品供需;推動養老、家政、文化、旅遊等服務業提升品質、擴大內容等相關服務,推動擴大中國大陸國內內需市場。

 

在中國大陸經濟開始轉向高品質發展的當下,圍繞消費行為諸如供需結構、供需品質難以適應不斷變化的消費需求的特徵愈發明顯,甚至成為公認的制約消費對經濟成長基礎性作用發揮的障礙。因此,社會各界呼籲不斷完善消費體制機制,繼續強化消費對經濟基礎性作用。實際上,這或許正是此輪鼓勵消費政策的重點所在。

 

鼓勵消費政策將更具針對性

近年來,伴隨擴大消費政策的實施,消費早已成為推動中國大陸經濟前行的主要動力之一,特別是隨著經濟進入新常態,消費對拉動經濟發展的基礎性作用逐年遞增。然而,不可否認的是,隨著消費需求的不斷升級,從政策層面推動居民消費擴大升級,增強消費對經濟發展的基礎性作用仍有可為空間,且應該更具針對性。

 

根據中國大陸統計局資料顯示,今(2019)年一季度,社會消費品零售總額人民幣(下同)9.78萬億元,成長8.3%,比上年同期放緩1.5%。按經營單位所在地分,城鎮消費品零售額83,402億元,成長8.2%;鄉村消費品零售額14,388億元,成長9.2%。

 

實際上,正如季度資料的顯示,在分享消費類別上同樣呈現了下降表現,其中,汽車消費表現尤為明顯。資料顯示,今年一季度,汽車消費成長速度的下滑幅度達3.4%,在外界看來,汽車類消費下滑也成為了社會零售消費的主要拖累因素。

 

對此,中國大陸統計局新聞發言人毛盛勇在4月17日的國新辦新聞發佈會上回應了汽車消費下降的問題,他表示,從最近一段時間來看,汽車的生產和銷售出現了一定程度的放緩,從中國大陸國內來看,過去十多年中國大陸的汽車產業獲得了快速的發展,產量、銷量都保持很快的高成長。居民家庭的汽車擁有量得到了不斷提升,這是基本現狀。汽車的生產銷售可能進入一個短暫的調整期。從國外來看,一些主要發達國家的汽車生產銷售也都出現了不同程度的放緩。

 

「從3月份的情況來看,汽車的生產儘管還在下降,但是降幅在收縮。」毛盛勇表示,從成長值的角度來看,汽車產業的成長值的速度是正的,說明汽車內部的結構升級在加快。從銷售的角度來看,也出現這樣一個變化的趨勢。所以,經過一段時間的調整,下階段整個汽車的生產和銷售可能降幅會進一步收縮。

 

實際上,在汽車領域擴大消費的政策措施已然有所動作,中國大陸國家發改委之前下發了關於徵求對「推動汽車、家電、消費電子產品更新消費促進循環經濟發展實施方案『2019至2020年徵求意見稿』」意見的函。在促進汽車消費方面,該檔提出包括破除乘用車消費升級制度障礙、研究制定促進老舊汽車更新政策等一系列措施。

 

「為防止出現消費不足,必須針對當前市場形勢作出準確有針對性且有效的政策引導,藉以彌補之前一些擴大內需政策退出帶來的消費不足。」中國大陸人民大學發展中國大陸家經濟研究中心主任彭剛表示,在當前汽車、住房等傳統消費熱點持續降溫的市場環境下,從供需側謀劃,積極培育新的消費熱點,引導、刺激民眾消費。同時,應重點做好兩方面工作,促進消費向內需支撐目標邁進。首先,應在提升居民收入的同時繼續實行減稅降費措施,促使兩者共同推進;其次,繼續重點培育鄉村市場,引導農村消費能力的釋放並帶動消費的整體成長。

 

消費動力潛能亟待激發

近年來,隨著供需側結構性改革的深入推進,消費領域也表現出了結構升級的客觀需求。其中,健全消費政策體系,推動居民消費擴大升級也被視為重點任務而備受關注。雖然近年來政策層面圍繞消費擴大升級部署不斷,但仍有可為空間。比如在資訊消費、旅遊消費、綠色消費等消費升級領域,都在進一步培育壯大新的成長點。

 

實際上,從今年的消費表現看,政策實施的效果已經開始顯現。中國大陸國家統計局資料顯示,今年一季度,消費升級類商品銷售成長較快,限額以上單位化妝品類、通訊器材類商品分別成長10.9%和10%,成長速度分別快於社會消費品零售總額2.6和1.7%。

 

值得一提的是,消費升級的新動向是早已明確的。早在2016年4月,中國大陸國家發展改革委等24部門就聯合印發了「關於促進消費帶動轉型升級的行動方案」,針對流通、農村、住房、汽車、旅遊、家政、教育、體育、綠色、消費環境等十個方面明確了38項具體措施,旨在促進居民消費擴大和升級,帶動產業結構調整升級,加快培育發展新動力,增強經濟韌性。

 

彭剛認為,消費對於發展的重要性不言而喻,且隨著中國大陸尋求高品質發展的步伐加快,加快培育消費新動力不僅要從體制機制著手,也要從具體可見的領域發力,比如針對居民當前消費需求強烈的健康消費、旅遊消費等頒布鼓勵政策。

在彭剛看來,中國大陸未來消費需求主要受兩方面因素影響,一是中長期因素影響,即收入差距擴大,就業呈現趨勢性下降,經濟轉向中高速成長等將共同影響消費需求在未來的表現;二是短期因素影響,即居民收入成長幅度開始放慢,對消費成長形成短期壓力。他強調,「短期看,需要採取針對性的政策鼓勵措施,引導消費需求進一步釋放,畢竟,從穩成長角度出發,消費動力有著巨大潛能正待進一步激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