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最新消息 > 活動報導

「國際服務貿易協定新趨勢」座談會報導2013-06-07

歐洲服務業論壇(European Service Forum, ESF)總經理Pascal Kerneis應台灣服務業聯盟協會之邀請,於3日來台訪問。除與我國服務貿易之相關單位就服務貿易相關議題交換意見外,亦參與「國際服務貿易協定新趨勢」座談會,針對國際服務貿易協定(Trade in Service Agreement, TISA)的進展發表演說,並與產、官、學界進行意見交流。

本座談會係台灣服務業聯盟協會以及中華經濟研究院WTO與RTA中心主辦,由中華經濟研究院WTO與RTA中心李淳副執行長擔任主持人,ESF總經理Pascal Kerneis擔任主講人,並邀請國際通商法律事務所譚耀南律師擔任與談人。李副執行長致詞中特別感謝Kerneis 的來訪,並表示台灣與歐洲的關係很重要,應致力強化雙邊的經貿關係,透過對彼此的了解,為未來台歐簽署經濟合作協議或投資協議提供基礎。

 

Kerneis於演說中,從歐盟的角度闡述當前國際經貿投資政策,以及歐盟服務貿易政策,並分析目前TISA的進展情況。Kerneis表示,服務業除了農業、製造業外,幾乎是涵括所有的產業,是人類生活的每個部份,在全球經濟中扮演越來越重要的角色。服務業的產值在歐洲各國家的GDP佔比皆近70%,顯示出服務貿易對於國內經濟發展的重要性。歐盟的服務貿易輸出佔全球的24%,若加上歐盟27國對內的服務貿易輸出,則總值可達全球之42%。由此可見出服務貿易對於歐盟的重要性。

不過當前服務貿易佔全球貿易僅約20%,造成這樣的差別,主要是因為服務貿易的統計方式,以及提供方式的不同。一般來說,服務貿易統計是根據各國中央銀行的收支平衡表(Balance of Payment, BOP),但服務貿易不能單只看帳面上的金額,很多服務貿易所製造的產值,是超出於服務的本身,而是該項服務所延伸出的附加價值。Kerneis以汽車業為例,除了汽車製造方面的專業技術外,還會有行銷、保險、售後服務等,這些附加的服務所帶來的就是一部汽車銷售的附加價值。鑒於此,經濟合作組織(Organization for Economic Co-operation and Development, OECD)和世界貿易組織(World Trade Organization, WTO) 建立了一個新的服務貿易統計方式-Trade in Value Added,來計算服務貿易的附加價值。

歐盟服務貿易輸出的最大宗是商業服務(包含行銷、顧問、專業技能等),這其中很重要一部分是外人直接投資(Foreign Direct Investment, FDI)。當前全球有65%的FDI是在服務貿易方面,而歐盟的FDI躍居世界之冠。歐盟對外投資雖受2008年金融海嘯的影響,大幅減少。儘管如此,歐盟仍是全球對外直接投資最多的區域,其次是美國、日本、俄羅斯、中國等。服務業的投資是歐盟對外投資佔比最高的產業,其中,金融和保險是比例最高的。許多FDI都是透過銀行,但最終投資的標的則不見得是銀行可以追蹤的,所以這些數字不見得可以反映目前真實的投資情況。真實的金額,或許比帳面上的統計來的更高。因此,服務貿易對於歐盟來說,非常重要,也是歐盟的一項優勢。Kerneis表示,一個不含服務貿易項目的FTA,對於歐盟來說沒有存在的意義。

一般來說服務業的自由化可分為兩部份,一是自願性自由化(Autonomous Liberalization),另一是拘束性自由化(Binding Liberalization)。Kerneis強調,貿易政策就是提供法律方面(legal)的保障,也就是透過國際協定將貿易政策制度化,亦即拘束性自由化下的三種模式:多邊、雙邊或複邊的國際協定。始自2001年的杜哈發展回合(Doha Development Agenda, DDA),各國談判至今仍無結果。歐盟最初為了配合WTO的政策,在DDA期間沒有和其他國家簽任何的FTA,並且盡力協助國際貿易協定的推廣與簽署。但隨著DDA的延滯,歐盟為了拓展經貿,突破一些市場進入的障礙,必須和其他國家展開FTA的談判。目前歐盟已和26個國家完成FTA的簽署,這些國家主要集中於中南美洲;另外,歐盟也和19個國家正在進行FTA的談判,包含加拿大、美國、巴西、印度、日本等。雙邊的FTA談判,通常可以談的比較深入,可以針對各個不同的產業詳談市場進入議題。台灣目前並不在歐盟對外洽談FTA的議程中,但歐盟和中國大陸則希望可以從投資保障協議談起。

各個國家紛紛簽訂雙邊FTA,造成了目前全球FTA混雜的情況,形成了義大利麵碗效應。此外,服務貿易在WTO的討論中,也向來不具重要性。因此一些國家組成了服務業的真正之友(Real Good Friends of Service, RGFS),並提出複邊國際服務貿易協定(即TISA),整頓目前服務業面臨的各項輸出障礙等問題。
不過目前TISA仍遭遇一些問題,例如協定中,正面或負面表列、最惠國待遇、搭便車者的問題。負面表列系列出所有不開放的服務產業,這在談判上不但非常敏感,也造成談判上很大的成本負擔。另外,TISA希望可以在WTO的架構下進行談判,但是依據服務貿易總協定(General Agreement on Trade in Services, GATS)第五條的規定,WTO的協定對所有會員國都市一體適用的。RGFS國家也不希望辛苦談判出來的TISA就讓其他沒有參與討論的國家享用,造成搭便車的效應。因此,目前RGFS國家將不會把TISA列在WTO的架構下。

Kerneis表示,未來TISA的討論將會著重於市場進入(market access)的議題,也將針對物流、電子商務、資通訊等產業,深入談判。唯值得注意的是,目前參與TISA的國家,亞洲部分除了台灣、香港日本外,其他亞洲國家都是缺席的。Kerneis也希望這些未參與的國家也能夠積極加入,加速推動國際服務貿易協定。

擔任本座談會與談人的譚律師表示,從Kerneis的演說中可以清楚了解服務貿易對於歐洲國家的重要性,以及雙邊FTA對國際貿易、投資所帶來的不便。從台灣的角度來說,當前台灣致力於雙邊經貿關係的拓展,也積極推動加入泛太平洋夥伴協議(Trans-Pacific Partnership, TPP)。雖然TPP這部分取決於其他TPP國家對於台灣的態度,但可以看得出台灣對於國際經貿的重視。譚律師認為,TISA是一個很好的構想,也將吸引許多未參與國家的目光,並獲得重視。此外,譚律師也針對目前多項國際貿易協議,例如TPP、TISA等之法規調和部分,各國間應如何協商;以及TISA目前的進展狀況、各國是否已準備好等問題,提出疑問。 與會來賓也針對WTO中服務貿易的決策考量、美歐TTIP擴大之可行性提出問題,並向Kerneis建議,歐盟目前推動與中國雙邊投資協定的談判,若歐盟此時也和台灣推動相關投資協議,或可促進中國方面加速談判的進展,製造雙贏。

Kerneis回應表示,法規調和的部分的確是一個問題,特別是現在有中國為首的區域全面性經濟夥伴協議(Regional Comprehensive Economic Partnership, RCEP)、美國為首的TPP、美歐的泛大西洋貿易投資夥伴協議(Transatlantic Trade and Investment Partnership, TTIP)等,這麼多的協議間彼此相容,還需要很多談判成本的投入。而TISA將來也會遭遇類似問題。現在許多國家其實不了解貿易,不了解貿易談判的要點,而是一昧的要求最惠國待遇。這對於國際經貿投資環境,未來貿易談判等,都是一個障礙。Kerneis也表示,目前許多重要議題在WTO中,或多或少受到政治力的干預,但他們仍將致力於服務貿易自由化的推動,期望早日完成TISA的談判與簽署,突破DDA的困境。